6.0

2022-09-02发布:

还疼吗不疼接着来【40天的虐恋】(凄美的虐足故事)

精彩内容:

  40天的虐戀(上)

  我是一位22歲的姑娘,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是某市地稅局高官,母親
是一位教師,而我自己又是一所重點大學的高才生。從小就生長在父母的懷抱中,
父母把我當做掌上明珠,因爲我非常美麗。圓圓地臉蛋上有一雙卡通般的眼睛,
一米六八的個子,白嫩的皮膚,修長的腿陪上一雙如若無骨地玉足,真的如天使
一般。我也愛的我的父母,我很怕我的父母受傷,所以從小到大,我從沒有讓我
的父母擔過一次心。可不幸的是,幸福地家庭在一次偶然的車禍中破滅了。父親
出了車禍去世了,父親當初最好的朋友卻誣陷父親曾收受賄賂,一生清白的父親
在死後卻落上個貪官的罪名。母親爲了父親的官司累倒了,經檢查方知得絕症。
眼看就要失去雙親了,我哭了,哭了很久很久。我沒有辦法去救我最後的親人,
我的家已經沒有錢去支付那筆沉重的醫藥費了。看著母親憔悴的面容,我的心說
不出是什幺滋味。我想過,只要能救回母親,那怕用我的一切去還也值得。在一
次偶然的上網中,我找到了他。

  我是一位24歲的男孩,擁有一個不幸福的家庭,父母在海外做大生意,雖然
給我很多的生活費和物質上的滿足。但是作爲一個從小就沒有父母關心的我心卻
是那幺的寂寞與痛苦。我的父母也很喜歡我,因爲我英俊,高高的鼻梁,和一對
如混血兒一般的大眼睛。一米八叁的個子,高大魁梧。可是我卻從未領悟到我父
母對我的愛。在長久的寂寞當中,我的心理産生了變化,我開始憎恨世界,更憎
恨擁有幸福家庭的孩子們。因爲長期的寂寞,我只有在網上尋找快樂。我慢慢地
喜歡上了 SM.我覺得把女人捆綁起來折磨與虐待,可以發泄我的氣憤。我買了很
多的性虐道具,幻想有一天能擁有一個自己的女活體玩偶。在過多地與SM接觸和
心理的歪曲影響下,我變的殘酷。我喜歡血腥地暴力,那樣會另我很興奮。最後
我選擇了在網上尋找我夢中的道具。沒過多久我就認識了她。

  我看見了他的帖子,知道他很需要我。我與他見了面,他的模樣並沒有像我
想象的那樣醜陋。我們談了條件,在一百萬的誘惑下我動了心,我需要錢。我與
他達成了協議,做他40天的性奴隸。短短地40天就能換回母親的健康我覺得值得。
其實我根本就不了解SM,更不了解什幺是性奴隸。我沒有看合約就簽了字,我覺
得這一切真的是上天對我的親睐。我知道這些錢足夠支付我母親的醫藥費。

  我看到了她的回帖,也見到了她,她也沒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樣肮髒。我知道
她是一名大學生,而且非常需要錢。從小就生活在父母的懷抱中,她是那幺地幸
福,是那幺地乖,在高等教育下她從爲戀愛過,保留著她的處女之身。這一切令
我很嫉妒,又很高興,因爲面前這個美麗的女孩正是我夢寐以求的目標。我可以
充分地去殘虐她來發泄這個世界對我的不公平。在怕失去她的情況下,我給出了
自己的最高支付,一百萬。這是我半年的生活費,在我的眼裏沒有什幺的,因爲
我覺得值得。可是作爲這幺大一筆支出的要求就應該過分一點。在我寫合約的時
候把我想做的那些血腥的事都寫在上邊了。可是令我覺得奇怪的是,她沒有看就
簽了字。可見她是多幺地需要錢啊。我沒想到這個世界錢可以買到一切,那怕是
生命。我通知她明天來我的住所“工作”。第二天,我來到了他的住所。是在郊
區的一棟在很大的別墅。我雖然曾經家庭條件還算很不錯,但在現實中這樣大的
別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我敲開了房門,看見了他,他與昨日的態度如若兩人。
這也很正常,自己收了別人的錢,人家願意怎樣就怎樣。誰叫自己賣給人家40天
呢。看著他把門關上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真的要走向墮落了,那扇門仿佛就是
地獄之門。他今天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把所有的衣服全脫掉,我沒有猶豫,因
爲在這40天裏我的靈魂已經不屬于我了。看著自己的玉體展現在一個陌生的人面
前,我非常地害羞,自從我懂事之後,我的身體只有我自己可以看到,我都不讓
我的父母和同學看,因爲這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隱私。也許這就叫做單純吧。
可現在,這個世界令我無法選擇。我腦子裏盡量去想那一百萬,這樣可以令我更
平靜一些。

  第二天,她來到了我的住所,我想當她看到我的這棟別墅的時候就會知道我
可以支付那一百萬。

  她敲開了房門,我沒有給她好臉看。因爲在一百萬的付出下我不能給她好臉
看,否則錢就白花了。她既然受了我的錢,就應該聽我的話,因爲我已經買下了
她的靈魂與身體。在我關上門的那一刻,我是想讓她知道這一切就要開始了。我
命令她把衣服脫掉只是遊戲的第一步。我想她不會猶豫,因爲她受了我的錢。在
完全看見她的玉體的時候,我真的有些驚呆了,她的身體是那幺的完美,沒有一
點傷疤和胎記,真的如玉石一樣。發育成熟的乳房微微地向上翹著,那不是很濃
的陰毛遮蓋著她靈魂的支柱。那修長的雙腿緊緊地並在一起,一雙玉足踩在地板
上等待著我的支配。

  我看見那十指塗著粉色指甲油的腳趾在地面抓弄著就知道她現在心情一定很
複雜,很害羞。我卻真的很興奮,因爲我終于有了發泄的對象了。他在一個大箱
子裏邊不知道尋找著什幺,我猜想他應該不會爲我尋找冷飲,因爲我沒有資格了。
看著他拿出來的東西,我就知道他要做什幺了。他來到了我的身邊,叫我把身子
轉過去。雙手放到身後交叉等待他的上裝。其實就是要捆綁我,就算不捆綁我,
我也不會走。因爲我的工作還沒有做完。他開始捆綁我了,粗糙的麻繩在我的上
半身來回地編制著他的夢。真的很疼,也不知道是麻繩對上半身的摩擦産生地痛,
還是自己任由他擺布而心痛。他捆綁地很緊,使得我連呼吸都很困難,接著就是
麻木。待我的上半身被綁得像粽子一樣以後,他又將一副看著越有20斤左右的腳
鐐安放在我雙腳的腳腕上。他用膠帶封住了我的嘴,在我的脖子上帶上了皮頸圈。
然後他用一條鐵鏈連在頸圈上邊,像狗一樣地把我牽到衛生間。他命令我坐在浴
缸的邊沿上,並盡量把雙腿敞開。我想由于腳鐐的限制,我做的一定不是很好。
看著他拿著刀片蹲在我的的兩腿之間,我真的很怕,怕他做出傷害我的事。那一
刻眼淚不夠堅強地掉了下來。他想要刮掉我陰部的體毛,憑著感覺就知道他不是
一個合格的美發師。因爲他有很多刀割破了我的陰部,看著在流血的陰部,他只
是用用酒精爲我消毒。我閉上雙眼,當酒精的刺激又來襲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又
劃破了我的陰部。等很久沒有疼痛的時候,我知道我的陰部已經沒有體毛了。他
很大方,送了我一對耳環,可是沒有爲我帶在耳朵上。而是用鋼錐刺穿了我的乳
頭,那就應該叫乳環了吧。兩個乳環很精致,按他的條件應該是黃金制成的吧。
我不會輕易地摘下它。要是母親的病需要錢的話,我會把它們再摘下來爲母親換
錢。我在箱子裏尋找一些簡單的限制行動道具,我是不會像招待客人一樣爲她送
上一杯奶茶的,因爲她沒有資格。我拿著繩子和鐐铐,看著她的眼睛,知道她現
在一定很害怕。我命令她把雙手背到身後,她很聽話。這也給了我充分的條件去
施展我的繩藝。

  在她的上體我不知道前後饒了多少圈,也不知道是日試還是歐美的捆綁方法,
反正我全用上了,因爲我要把這些年來的夢全纏繞在她的身上。我爲她特意定做
了一副腳鐐,因爲我知道她腳腕很細。其實封不封她的嘴都是一樣的。我知道她
已經不會向我求饒的,更不會向外邊的人求救。在最後給她帶上項圈,把她牽到
衛生間的時候。才感覺到我真的有一條很乖的母狗了。我命令她把雙腿展開,看
見她做的很認真,知道腳鐐給她帶來了一定的限制我也就沒有怪罪與她。說實在
的我真的不會爲人刮體毛,沒想到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看見她的雙眼再流淚,
我可以肯定我所做的這些事是對的,給她的精神帶來了很大的打擊。在我每一刀
劃破她陰部的時候,我也很內疚,早知道應該去學習班練練去了。怕她因爲被刀
片劃破感染疾病,我就用家裏消毒用的酒精爲她擦拭。她一定很疼,可這比起以
後的疼只是個熱身罷了。爲了她我是刹費了苦心,定做了一對金乳環。怎幺也有
二十幾克呢。在我用鋼錐穿過她乳頭的時候,留了很多血,我真的很興奮,我想
她也會喜歡我送她的這件禮物的。他那天晚上並沒有爲難我,只是牽著我在房子
裏溜達,上樓下樓地重複走著。最後走的沒有意思了,就牽著我到院子裏邊走,
這是我一生第一次像原始人一樣赤裸著身體在戶外活動。我的赤足踩在柔潤的泥
土上,感覺還不錯。只是有的時候不知道什幺東西紮一下我的腳底板,挺疼的。
而且有些東西紮上去,要走好幾步才脫落下去呢。我現在最怕的就是叫別人看見,
可是我並不用擔憂,因爲這裏根本看不見外人。也不知道那些有錢人天天都在做
什幺。等大家都走累了他把我牽回房間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裏丟了一個碗,裏邊是
米飯和菜攪拌地像豬飼料一樣。我真的很餓了。中午就沒有吃飯,再加上下午那
些過分地運動。我沒有在乎身份就爬在碗邊用舌頭和嘴困難地吃著這些把我進化
後的事物。吃完飯他又把我牽回浴室,爲我沖洗了身體。我偶爾會發現腳底上有
略微的傷痕,我想應該是剛才在院子裏踩破的吧。沒有關系的,不是很疼。晚上
我在他爲我專門設計的籠子裏睡著了。我那天沒有想開始就虐得她死去活來,我
想先讓她適應適應。我就穿上鞋牽著我的奴兒在房子裏走來走去。可是房子裏實
在沒有什幺意思,我便想去戶外走走。我沒有給她穿鞋,因爲女奴是沒有權利穿
鞋的。其實真正的目的是我想看她那雙白嫩地玉足在戶外的裸行。我牽著她在院
子裏走著,恩!感覺很好,比周圍的鄰居都強。他們只是牽著名牌狗走。我現在
牽著的可是大活人哦,不!應該是我的愛犬。走幾步她的身體就會扭曲一下,我
想應該是她的腳丫踩到了什幺吧。

  我知道曾經我們這個地方曾是私人的鋼鐵廠著,因爲政府不允許他們經營,
所以就都搬走了。開發商開發的時候也沒有清理過土地。所以可能還會有很多的
碎鐵削混在泥土裏吧。我喜歡女孩子的玉足,更喜歡看她們的腳受傷流血。既然
是我喜歡,那她就應該滿足我。走了很長時間,我真的有點累了。回去爲我的愛
奴准備點飯吧。

  我讓她在房屋的一個角落站好等我,我自己走進廚房,我的廚房很亂。也沒
有什幺可以吃的,我在一個角落裏發現我前天吃剩下的飯菜,我就把它們倒在碗
裏。看上去很不新鮮了,我想要是這樣給她吃,怕她是不會吃的。我就攪拌了一
下,什幺飯菜攪拌一下都不知道它是什幺時候做的了。這一點我還是很有經驗的。
我爲她端了過去,故意叫她像狗一樣吃飯,我就站在她的後邊。看著她翹起的臀
部,占滿泥土的腳底,我好是興奮啊,下身的東西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腰板。她吃
的很香,像是從印尼過來的災民一樣,沒一會就吃完了。看著她一臉的米粒,我
知道要爲她洗洗了。我把她牽到浴室,用水一遍又一遍地沖洗她身上的每一處。
看見她腳底的幾道傷痕,我肯定了我的判斷是對的。

  40天的虐戀(下)

  因爲今天很累,我給她洗完之後就把她牽到一個爲她定制的籠子裏。那籠子
很結實,是用鋼筋制成的,底層是水泥板。可謂是冬冷夏冷了。看著她睡得很香
的樣子,我也就沒有再打擾她。叫她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可就要開始我的遊戲了。
待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感覺很不舒服,可能是睡覺的姿勢不對吧。那
有畏縮成一團睡一夜的呢?我覺得我現在很想去廁所,這是我的習慣。可是嘴被
膠帶封住,又被困在這狹小地籠子裏。我怎幺能去呢?我發出嗚嗚~~地聲音想告
訴她我需要去廁所。這一招很有效,睡在一旁床上的他一會就醒了。他心裏知道
我想做什幺,打開籠子就拉著我去了衛生間。方便完了以後感覺全身輕松,那怕
是在我方便的時候前邊站著一個人。我爬著吃完了早飯,他爲我洗了臉,照顧著
我,我很感激。

  我緊接著就被他牽到了一個屋子,這間屋子很空,沒有任何家具,屋頂上有
好多的滑輪和鐵環,牆上有一些鐐铐和皮鞭。他命令我站在房屋的中間,然後他
用一條細麻繩穿過了我兩個乳環與上邊落下的鐵環相連。那個鐵環又馬上就升上
去了,我的身體被拉了起來。兩個乳頭立刻感覺到了巨痛。我發出嗚嗚地聲音向
他求救。他拿來了一把小椅子放在了我的腳下,我的腳有了東西支撐,乳房就能
解脫出來了。就是這幺段的時間,我的兩個乳房已經被拉的變紫,我真的嚇壞了。
差一點我就不能再哺育我的下一代了。他來到了我的前邊。打開了我的腳鐐,接
著把一個像男人性具一樣的東西塞進了我的陰道裏。我是個處女,那東西想塞近
來,可不容易。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東西不知道塞到我身體的那個地方了,
我只覺得陰道被支撐地很疼。他又用繩子把我的大腿根,小腿,腳腕捆綁了起來。
我的兩條腿沒有一點空間可以活動,可是這還不算完。他又把我的兩個大腳趾也
捆綁起來。我現在已經全身麻木了,上半身的繩子從昨天中午就沒有解開過。下
半身也被他捆起來了。再加上陰道的那個東西,我的疼不知道怎幺來形容。我就
用思想轉移的辦法去想那一百萬,去想我生病在床的媽媽。也許這樣就可以略微
的減少一些疼痛感。他拿走了我腳下的小椅子,換上的是一個籃球。那個籃球也
試得我只能用前腳掌接觸到它。我的腳趾緊緊地抓緊籃球,惟恐它會滾走。那樣
我的乳頭就真的會掉了。思想還在腳趾與籃球上時,那皮鞭就落在了我的臀部上
了。我沒有辦法回頭,但我知道這一下可以在我的臀部上留下點什幺。就這樣,
一鞭一鞭地抽打我的全身,我的陰部,大腿,腹部,胸口。我沒有動,因爲我不
敢動。我若動一下腳下的籃球會奪走我的乳頭。我就任由他肆虐地抽打著我。他
打累了,就走到我的身前點燃了一支香煙,一邊吸著煙一邊看著滿身傷痕的我。
我開始明白了什幺是性虐待,什幺是人間的地獄了。但爲了媽媽我會盡量滿足他
的,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都要堅持40天。他一邊吸著眼一邊走到我的身前,然
後蹲下仔細地看著我的腳。我不知道他爲什幺那幺喜歡看我的腳,但我一種不祥
的預感。他把未吸滅的煙頭碾在我的腳趾上了,那煙頭的高溫使我的腳趾疼的猛
地一抽離,籃球滾動走了,我懸在了半空中。乳頭又被拉了起來。嗚~ 嗚~ 我奮
力地求救,求他幫幫我。他放下了滑輪,我也倒在了地上。看著傷痕累累地我,
他沒有解開我的捆綁就直接我把丟到浴缸裏邊去了。他又爲了沖洗起來,還用針
刺破了我腳趾上的水泡。那天晚上我是睡在浴缸裏的,他沒有用水泡著我。而是
把水抽幹了。夜晚我想起現在的我,想起我的媽媽。我哭了,我不知道這是對是
錯。待我不情願地醒來時,天已經亮了。我感覺很不舒服,可能是沒有睡醒吧。
是她吵醒的我,我知道她一定是想去廁所方便了。我沒有讓她在她的小屋子裏解
決,因爲我喜歡幹淨。待她方便完之後,我給她准備了早餐。是新鮮的,我今天
早上做的。吃完飯之後,我把她牽到了我的私人的刑訊室裏,那是一間很空曠的
房子。我用麻繩將她的兩個乳環穿在一起向上拉,與屋頂的降下來的鐵環連在一
起向上拉。那一刻她的兩個乳頭被拉扯的差點掉了。我怕出事就給她腳下放上了
一把小椅子。說真的把假下面放進她陰道真的很困難,我費了好大勁才塞了進去。
我怕它在裏邊呆不住,就用繩子將她的大腿,小腿,腳腕綁起來。將假下面固定
住。將她的兩個大腳趾捆綁起來只是我個人的愛好,我想要是這樣就沒有什幺好
玩的了。這時我想起了腳下要是踩籃球就有意思了。我把她腳下的椅子換成了籃
球,她顯得不像剛才那幺自在了。畢竟籃球不如椅子平穩,看著她只能用腳趾抓
緊籃球,惟恐籃球滾走。我真的爲我的這一招感到驕傲。拿鞭子抽打她的想法立
刻就告訴了我,看她會不會爲了躲閃我的鞭子而忘記乳頭。而令我吃驚的是,她
沒有動一下。好象我的鞭子抽在別人身上一樣。我就又加了力,她還是一動不動,
我挺佩服她的意志力的。我真累了,還是抽根煙欣賞一下我的傑作吧。看著她滿
身的鞭痕,我還真有點心疼了。我走到她的身邊,看著她的雙眼再流淚。我想只
要你對我哼哼兩聲告訴我你受不了了,我也許會考慮放過你的。可是她那股勁真
的叫我氣憤。我蹲下欣賞著她的玉足,它真的很美。白嫩的皮膚是那樣地晶瑩,
仿佛如透明一般。正在這個時候,我又有一個主意,便拿起將要燃緊的煙頭去燙
她的腳指頭。她反應很強烈,腳指頭馬上向後抽離。我想要不是兩個腳趾是栓在
一起的,她還不會掉起來呢,籃球滾走了。身體的重力又都降臨在她的乳頭上了,
我也怕出事。就把她放了下來。看著她一身的傷疤和流出來的尿液,就知道她被
驚嚇地小便失禁了。可能她還沒察覺到呢。我把她抱到浴缸裏,爲她沖洗身子,
看見她左腳大腳趾根部還有剛才被燙出來的血泡呢,這樣就不好看了。我就用針
把它刺破,留下的是一個圓形的疤痕。我想她陰道裏插著那玩意也回不了她的小
房子裏了,就讓她睡浴缸裏吧。把水排幹是怕她泡一夜泡爛了。

  我醒來的時候,身體的所有繩子都已經解開了,嘴上的膠帶也拿走了,替代
它們的是手铐和腳鐐。我的雙手被靠在了前邊。看著自己一身的傷痕,我真的很
心疼。他拿來了掃把和拖布,命令我把他家打掃一便,比起被他殘虐,這些勞動
算得了什幺。下午他把我叫到他身邊,叫我跪下,因爲他想和我聊聊天。我便給
他講我的曾經,和爲什幺需要那幺多錢。他聽得很認真,可是看出來他的大腦在
不停的運轉。他也給我講了他的心聲,當我告訴他,他的父母是愛他的時候他火
了,給了我一個耳光就走了。這一天過的很簡單,也很快,我希望這樣的日子能
延續下去。晚上我又睡到我的那個籠子裏邊了。我醒來以後,發現這個房子已經
被我這幾天的遊戲搞得一塌糊塗。我便來到浴室打開了她身上的繩索,爲她換上
了鐐铐,我沒有把她的雙手拷在背後,因爲我想讓她爲我勞動。一上午的時間她
把房子打掃的很幹淨,一看她就是一個勤勞的女孩。下午我把她叫到身邊,與她
聊起了天。再聽完她的從前的故事以後,我覺得她也挺可憐的。可是想起她父母
對她的愛,我的氣就不打一出來。我便給她講述我的故事,她聽得很認真,我只
是想讓她安慰安慰我,幫我詛咒我的父母一下,可是她沒有,她卻說我的父母是
愛我的。我再也壓抑不出怒火了,給了她一個耳光。因爲她刺痛了我的心靈。這
一天我沒有理她,也懶得看見她。我討厭她。我想以後再也不想和她聊天了,今
天過的真是失敗。之後的幾天裏,他每天都給我上重刑,對我的陰部,乳房,肛
門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摧殘。留下了很多終身都難以恢複的傷痕。記得有一次他
要玩孫悟空過火山是我最難忘的。他在院子裏釘了兩根木樁子,這兩根木樁子距
離很遠。然後用一根很粗的麻繩和兩根木樁子相連。他命令我跨上去,那條粗麻
繩就卡在了我的兩片陰唇當中。他把我的雙手交叉地綁在背後,又用另一條繩子
把我的脖子纏繞起來,剩余的繩子拉到我的雙手那打上死結。使我背在身後的雙
手與脖子産生一個互力的作用。挺起胸部是我最舒服的辦法。那熟悉的腳鐐又咬
住了我的腳腕,他覺得這一切還不夠,就又用鏟子把我前邊將要行走的路降低了
一些,使我只能靠前腳掌接觸地面。又在這條小坑裏埋上了密密麻麻地蠟燭。他
對我說叫我先等會,等到了晚上才開始。我就在這條繩子上靜靜地等待著我們之
間的遊戲。夜晚來臨的很快,太陽像是也想看我的表演吧。他把原子的燈打開了,
然後他在繩子上澆注了汽油,隨後又把蠟燭點燃。自己坐在旁邊吸著煙告訴我可
以開始走了。眼前是一片火路,我也明白什幺是孫悟空過火山了。我沒有猶豫,
因爲我在病床上的媽媽不允許我猶豫。我的步子邁的很大,我想叁兩步就走完這
段路,可我想錯了。在我的腳掌與陰部接觸到蠟燭和繩子上的火時,我根本就走
不動了,肉體是根本無法抗拒火焰帶來的痛苦的。我一步一步艱難地走著,由于
腳鐐地限制,我基本把走過的蠟燭都踩滅了,真的很痛。陰部也好不了那去,被
陰唇擦滅的繩子上還散發著黑煙。我沒有向他求饒,那根本沒有用,只會另他更
興奮。我的眼睛只是看著遠方,似乎都可以看見媽媽在一天一天地康複。看著看
著就感覺回到了從前,回到了父母的懷抱,那是多幺幸福的日子啊。我沒有停下
來,趁著自己的思想轉移我想我可以走完這段路的。之後的幾天裏,我每天都給
她上重刑,是我對她的那句話的報複。幾天下來,她的陰部,乳房,肛門都留下
了難以抹去的傷痕。記得最另我興奮的就是那次玩孫悟空過火山。我在院子裏釘
了兩根木樁子,然後用一根粗麻繩連接起來,我讓她跨上去,粗麻繩就剛好卡在
她的陰唇當中。我將她的雙手與脖子相連是爲了讓她挺起胸部來,我覺得那樣很
美。但我覺得還差得多,我用鏟子在她的腳下挖了一條小溝,是爲了讓她能掂起
腳尖來,我覺得女人掂起腳尖也很美,這就是高跟鞋的用途了。蠟燭是我後來想
到要添加進去的,因爲是過火山。就應該在腳下有火吧。一些都准備好了,就只
能夜晚的來臨了。盛夏的夜晚來臨的很慢,我等了好長的時間。我把院子的燈打
開了,因爲我想那樣會看得更清楚一些。再在繩子上澆上汽油,然後點燃汽油和
蠟燭。恩!一切都是如此的巧妙,可是開始了。開始我覺得她不會走,因爲這實
在是太痛苦了。就算她不走,我也會爲她錢的。可是她令我很吃驚,她走了。她
的陰部把繩子上的火焰擦滅了,也許是她的尿液澆滅的吧。腳掌在我的腳鐐的限
制下,把所有的蠟燭都踩滅了。我在一旁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腳掌擡起的時候,
是那幺地黑,像燒糊了一樣。還可以聽見像鐵板燒一樣吱~ 吱~ 地聲音,隨後散
發地就是燒覺東西的糊味兒了。看著她像一個木頭一樣向前走著,我真懷疑她靈
魂還在不在。最後她真的是走完了這段路,我想她一定不知道這個答案,因爲走
完之後她就暈到了。我把她抱回房間,清洗了一下她的身體,爲她擦了燒傷藥。
我想也許會管一點事吧,不至于令她的傷口化膿。那次以後我休息了幾天,他說
這幾天算是送給我的。我很感激他的施舍。呆身體上的傷不是那樣的疼痛之後我
每天就只是做一些簡單的家務,因爲沒有傷到手,所以洗衣服,做飯就都落在我
的頭上。一晃就過去了30多天了,我就要熬出頭了。可是禍不單行,我接到了醫
院的消息,說我的媽媽的醫藥費不夠。還需要很多錢。這給我的打擊太大了。我
怎幺辦呢?我想只有和他續約了。我找到了他,和他說了事情的經過,他沒有答
應和我續約。對我說有另外一個辦法就可以解決這件事,我追問著是什幺樣的辦
法。他只告訴我只要我肯和他玩遊戲,他就給我錢。我沒有拒絕。我想連火山都
過了,我還會怕什幺呢。那次之後我讓她修養了幾天,我想要是再這樣下去非出
人命不可。她對我的關照還是很開心的,爲我洗衣服做飯。她做飯的手藝還是很
不錯的。可是就當我覺得遊戲就要結束的時候,她對我說了她媽媽的事。我怎幺
辦,我可以很大方地給她錢,但那樣就違背了遊戲的規則了。所以既然我們之間
只有遊戲,我就決定將遊戲進行到底。那是我們之間的最後一天了,他把我叫到
一間屋子裏。我沒有遲疑,因爲今天的遊戲是會給我的母親帶了康複的。他將我
的雙手反拷在背後,腳上的鐐铐是一直就有的。他拿來了一箱子啤酒瓶,然後把
它們砸碎,散落在屋子的沒一處角落。他對我說,讓我在上邊走,每走一步他都
會給我一千元的。我覺得這個遊戲還算公平,我如果怕受到傷害也可以選擇不走。
我沒有退縮,因爲金錢令我不可以退縮。我走了。腳下的玻璃對腳掌的刺痛可以
在走過的路流下的鮮血看出來。在生活了一個多月之後,我對他太了解了。我知
道他喜歡什幺,知道他愛看什幺。我就用力地踩玻璃,盡量令我的腳流更多的血,
我想他一定會履行他的諾言的。我走的路,腳都會把玻璃帶走,然後在幾步之後
掉落下來。我其實很想讓所有的玻璃都粘在腳底上,可是腳掌的面積畢竟太小,
能容納的玻璃太少。看著他看我的雙腳流血的樣子,我知道他是很滿意的。他對
我說要是能掂起腳尖走,那樣走一步他就給我5000元。我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雖
然我的腳趾裏紮進了很多的細小玻璃片,但是我還是強忍著爲他表演著。最後我
真的走不動了,就攤倒在碎玻璃之中。看著我血肉模糊的雙腳,我覺得媽媽有救
了。那是我們之間的最後一天,我把他叫到了一間空屋子裏。我將她的雙手反拷
在背後,腳上的鐐铐已經陪伴她很久了。我拿來了一箱子啤酒瓶,然後把它們砸
碎,再用小錘子把他們砸得接近于碎沫時灑落到房間的每一處。我對她交代了遊
戲的規則,我知道她一定不會拒絕的。看著碎玻璃片紮在她的玉足上,流出好多
的鮮血,那時候我真的很興奮。她似乎也明白我的喜好,看著她用力的使碎玻璃
完全紮在她腳底上,我就明白了她的一切。既然都是踩,我還是選擇叫她少受點
痛苦吧。我知道她一定爲了她的媽媽而踩很久的。我告訴她如果用腳尖踩錢會更
多。聽完這句話,她馬上掂起了腳尖去踩玻璃。

  最後她累倒了,倒在了碎玻璃當中,看著她繃得筆直雙腳還在一滴一滴地向
外流血,我看得真的有點入神了。我不知道她到底踩了多少下。但我知道一定不
是幾十萬就能打發掉的。我想她的目的只是救她的媽媽。我願意滿足她,就像她
滿足我一樣。哪怕需要很多錢,我也會去做的。被玻璃彌漫的雙腳使我不能在走
動了,他把我抱到了第一次遊戲的那間屋子。要與我做我們之間的最後一個遊戲,
他用繩子把我的雙手雙腳捆綁地很結實,又把我的脖子也綁了起來,然後與天花
板上的滑輪相連接,像要絞死我的樣子。他還是給我的腳下放上了那個籃球,告
訴我他去醫院送錢,叫我在踩在籃球上等他。他說只要我能堅持到他回來,我就
能看見康複後的媽媽。那是我的夢,我願意等他,也等我的夢。紮得滿是玻璃隨
片的雙腳是根本就不可能走動的,我抱起她來到了我們第一次玩遊戲的屋子裏,
我要與她做最後的一個遊戲。我用繩子把她的雙手雙腳捆綁的很結實,然後用一
根麻繩將她的脖子與天花板上的滑輪相連,她以爲我會絞死她,我怎幺會呢,那
是犯法的行爲。我還是在她的腳下放上了籃球。告訴她我去醫院送錢,叫她和上
次一樣踩在籃球上等我。這次我沒有讓她的前腳掌支撐身體,我想那樣不太平穩。
看著她雙腳緊緊地踩在籃球上,腳趾努力地抓緊籃球,就知道她會等我回來的。
因爲她想見她的媽媽。他走了,帶著我的希望走了。我眼前充滿了希望,因爲我
可以見到我康複的媽媽了,可是事情並沒有我想象的那樣簡單。因爲腳底上紮滿
了玻璃,它們紮進了我的腳底也同樣紮進了籃球。我可以感覺腳下的籃球在變小,
越踩越軟。我小心地使腳掌支撐籃球,以減少籃球的損壞。可是我的腳上滿是玻
璃,連腳趾頭裏都是。根本就不關用。我可以聽到咝~ 咝~ 地放氣聲,我等待著
他快回來,慢慢地我的雙腳的前腳掌勉強地能接觸到籃球了。接著就是腳趾,最
後在大腳趾離開籃球表面的時候。我看到了媽媽,意識離我越來越遠了。

  我走了,帶著她的希望走了。我知道她充滿了希望,因爲她馬上就可以看到
她的媽媽了。那曾經用鞭子抽,用煙燙的籃球遊戲在她眼裏根本不算什幺的。我
來到了醫院,把錢交上了,也看到了她的媽媽,她的媽媽看起來精神很不錯。沒
有多加停留的我驅車向著家奔馳著。在我回到那間屋子的時候,我哭了。這是我
第一次流淚,空中晃蕩著她的屍體,雙腳繃地直直地卻接觸不到地面。腳趾上的
鮮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放光了氣的籃球上。只有空氣是靜止的,是我帶走了她的
希望,帶走了她的生命。等待我的只有法律對我的制裁,我不會退縮,爲了她我
也不會退縮。

还疼吗不疼接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