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凤的选择】

精彩内容:


本篇是轉貼作者不詳
鳳,是我自我發出屠宰廣告之後的第一個應徵者,今年23歲,人長得白白 嫩嫩肥瘦適中,身材也很好,絕對符合應徵者的條件。
而第一個要倒在我的屠刀下就是這樣一個年輕美少女,真讓人覺得有些興奮。
約定的時間到了,她按照我的要求,親自到醫院做了非常全面的檢查,一切 順利,完全符合食用的標准。
她把這份證明遞到我的手中,神情顯得有些激動,臉上泛起一團紅潤。
我滿意地點點頭,“非常好,我一定會讓你滿足地死去。前面就是我的屠宰 室,你再考慮一下,如果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當,我不會勉強你,一切都要你 自願才行,要是等進了屠宰室,那時再後悔可就來不及了,那裏不會有一個女孩 能夠完整地走出來的。”
鳳毫不猶豫地點點頭,“我決定了,我喜歡被屠宰。我的美肉有人吃,這是 我的價值。”
好佩服面前這個女孩子。我們一同走進了屠宰室。
這是我的一間私人秘室,是專門爲屠宰而設計的,裏面很寬敞,規矩地擺放 著各種屠宰工具,屠桌靠牆不遠,旁邊是一人多高的橫杠,屠桌與橫杠底下是V 形的凹槽,直通下水道。
桉台上被擦得一塵不染,牆上挂著各種刀具,每一樣都寒光閃閃,冷氣逼人。
超大的冰櫃那是專門儲藏女孩子的嫩肉的。
在牆的另一側有張雙人床,上面乾淨的床單使這屋裏才略顯得溫馨一些。因 爲在衆多的應徵者中有些女孩是有性要求的,這張床就是爲那些女孩子做的准備。
鳳環顧著四周,表情顯得有些沖動,這裏就是自己人生的最後一站了。
我打開屋裏所有的燈,屋裏亮如白晝。我示意鳳躺到屠桌上,對著眼前的鳳 調好了數碼攝影機的角度,我要把屠宰鳳的整個過程一點不落地記錄下來。這也 是鳳的一個小小要求。
一切准備就緒,鳳定定地看著我,我知道她有些不好意思脫掉自己的衣服。
我搖搖頭,“不行,不行,屠宰是不能穿著衣服的,一件也不能有,再說, 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一會你的身體裏面我都能看到的,這又有什幺關係呢?穿 著衣服屠宰起來是很不方便的。”
鳳很聽話,低著頭,一件一件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直到她褪下那條精巧 的小內褲,才害羞地擡起臉來。
哇!鳳的身體好白嫩,那優美的身體曲線簡直勝過世界的超級名模,豐乳肥 臀,纖腰玉腿,站到那裏顯得那樣亭亭玉立。
這樣的鏡頭是絕對不能落過的,我急忙打開了攝影機。看著眼前的鳳,我偷 偷咽著口水,太美了,要不是鳳在應徵信中沒有提到性要求,我一定會撲上去, 先好好地享受一番。可是現在我不能那樣,人家沒有提到,我是不能勉強的,我 得尊重人家的選擇,她們不光是我的美肉,還是人啊。
“鳳,還有什幺要說的嗎?沒有的話,我們就開始了。”
鳳搖搖頭,慢慢地躺在屠桌上,輕輕閉上雙眼。
那樣子好美好動人。看得出眼前的女孩只等我那至命的一刀了。可是,憑經 驗還不是下刀的時候,我還得給她好好清理一下內髒,不然等一會開膛破肚的時 候,萬一劃破腸子,那味道可是不能讓人接受的。
“還不急,屠宰之前還有一道工序,得好好給你清理一下內部汙穢。這樣你 才真正死得乾淨利索。”
鳳詫異地看著我,好像沒懂我的意思。
我拉過幾根粗細不等的塑膠軟管。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微微一笑,“就是說, 得給你先洗洗腸胃什幺的,得把你清理得從裏到外一樣的乾淨,這才是屠宰美女 的真正方法,絕不能像殺豬那樣,拉過來一刀了事。別擔心,這個過程不會太難 過,你還會覺得比較舒服的。”
鳳無言了。
我搬起鳳的雙腿,用力壓向姑娘的胸前。
鳳那白白的屁股高高翹起,露出了菊花般粉嫩的肛門。
“哇,真白啊!又結實又有彈性,真是上等的極品!”
我輕輕擰開水閥,細細的水流濕潤了鳳的屁眼兒。我按按那菊花的周圍將水 管小心地插了進去。
鳳發出了一陣輕微的呻吟。
塑膠管插進去,足有一尺多長,肯定隨著那盤曲的腸子,伸到到鳳的小腹深 處了。
我按了按鳳的小腹,然後用膠條把塑膠管封到鳳的肛門上。這才放下了她的 兩條大腿,說真的那兩條大腿的手感好誘人的,那結實的肌肉好有彈性。
鳳夾緊雙腿,兩只手輕揉著自己的小腹,身子扭動著,屁股往上擡了幾下, 不知道她現在是什幺感覺。
我又叉開她的兩條大腿,把她的雙腳分向了兩邊。往上撫撫鳳的陰毛,用兩 個手指撥開了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姑娘那鮮嫩的陰核兒和那細細的尿孔清清楚楚 地顯露出來。我看了看鳳的表情,她的臉紅了。
“別擔心,我不會侮辱你的。這裏也得插上一根的,不是你的陰道,是你的 尿道,也得把這裏清理乾淨才行的。”
話是這幺說,可看著那嫩嫩的寶地,真想痛快地發泄一番。
我拿過那根細管輕輕插進鳳的尿道。忍不住假裝無意地觸碰著她那精致誘人 的陰核。
鳳的鼻孔裏發出醉人的呻吟。細細的導管插進去叁四寸,看樣子已插到鳳的 膀胱裏面。
鳳緊並著雙腿,這回身子又醉人地扭動起來,那樣子好象處女發情一樣,太 誘人了。
我轉到鳳頭前,拿過了那根粗細適中的導管。
鳳聽話地張開了嘴,我把管子插進去,直接進到她的嗓子眼。
鳳一陣噁心,卻沒有吐出來,等順著鳳的食管進到她的胃裏,鳳的表情好多 了。
我同樣用膠條封死了她的嘴吧,鳳從鼻孔裏發出嗚嗚的聲音,那不是痛苦的 呻吟,像是一種興奮。
鳳緊咬著堅硬的管壁,她的嘴巴再也無法合到一起。(嘴上的管是特製的, 在靠近牙齒處是一截堅硬的管壁,這是爲免得在使用中被人咬壞的)
鳳此時除了嘴巴無法合攏,身體上一定沒有任何的不適。
我朝著她打了個手式,“寶貝兒,我們開始了。”
叁個注水閥同時開啓,細細的水流分叁處無聲地注入鳳的體內。
鳳只覺上下兩股寒意同時侵入自己的身體,片刻在腹中形成了湧動的水流, 慢慢充實著她的腸胃和膀胱。
沒有絲毫的痛苦,卻有一種異樣的快感沖擊著她的每一根神經。
她全身放鬆,任那清涼的細流充盈著她腹中的每一個角落。
涼涼的水流不停地湧入,鳳的呼吸顯得急促起來。
隨著鳳呼吸的加劇,她那白嫩嫩的肚皮也劇烈地一起一伏。
我能感覺到她那白嫩嫩的肚皮在微微鼓起。那起伏的幅度在逐漸減小。
看著鳳的肚皮的變化,我不禁心頭一動,“美妞兒,要是一邊注水一邊攪動, 我想那效果一定會更好些,還是我來幫你吧。”
我俯下身去一手撫摸著她那豐滿酥軟的乳房,一手按在她的肚子上,女孩的 肚皮已比先前硬了許多,我一下一下開始在鳳的肚子上肆意地推來揉去,于是從 鳳的腹中傳出清晰的水流撞擊之聲。
我清楚地感覺到我右手下那顆豐滿的乳房也在漸漸地彭漲,那嫩嫩的乳頭硬 硬地緊頂著我的掌心。
本來已有幾分尿意的鳳,這下更覺得便意難耐,她顧不得女孩子害羞的天性, 只求能痛痛快快地排泄一番,可是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就是無濟于事。
她痛苦地雙手不停地撫摸著自己的肚皮。身子來回地扭動著。
冰涼的水流還在不停地注入,鳳開始時的快感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 她的腸胃、膀胱甚至肚皮的越來越強烈的脹痛。
她再也無法安靜下去,她拼命晃動著身子,鼻孔裏發出了痛苦的嗚嗚聲。
看著鳳的肚皮越鼓越大,漸漸高出了女孩那挺立的乳峰,我的心裏真說不出 的好奇和刺激。
我輕輕撫摸著鳳那鼓鼓的小腹,那渾圓高挺的肚皮又光又滑冰冰涼涼硬得就 像冰碉玉琢的一般。
“哇,好大呀!我看就是讓你懷胎十個月也絕不會大過如此的吧。”我一邊 摸一邊連聲感歎.
突然,就聽鳳的喉嚨裏咕咕有聲,我急忙轉頭看去,只見兩道水柱勐地沖出 了鳳的鼻孔。
我趕緊關閉閥門,就勢打開了排水口。
汙濁的髒水立時汩汩噴出,再看鳳的肚皮就像泄氣的皮球迅速地回收縮小, 她的全身也隨之綿軟地鬆懈下來。與此同時鳳的鼻孔裏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看得 出她現在有著常人難以享受到的放鬆帶來的快感。
鳳的肚皮漸漸地恢複了原狀,我關閉排水閥門又將注水閥門重新開啓,于是 姑娘的肚皮又慢慢地鼓起脹大。
就這樣,我不停地給她注水、排水,反複幾遍,終于從鳳的體內排出了不再 含有任何汙穢的清澈水流。
我拔出叁根導管,鳳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那樣子好放鬆好迷人,我這才注意 到她的下體有一股乳白的液體在緩緩湧出。
我點著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而後又緩緩地吐出,看著鳳在屠桌上那放 鬆下來的表情又是一陣發熱。
多美的女孩!本來該是屠宰的時候了,看你的樣子就讓你在感受一會這放鬆 的滋味吧。
鳳的呼吸漸漸恢複了正常,她的肚皮也有節奏地起伏著,我又把手輕輕按上 去,她那鬆弛下來的肚皮比原來更顯得柔軟異常。
我滿意地直起身子,“美妞兒,這回你可是從裏到外都那幺乾乾淨淨的啦, 能夠這樣去死,你也該知足了吧。怎幺樣,我們的屠宰要開始了。”
我繫好防水的圍裙走到了屠桌前。
先把她的雙手捆到了背後,而後側過鳳的身子,順勢往前一推,正好使她的 頭勁探出桌外。
我左手挽住鳳的秀髮用力往後一拽,迫使女孩仰起了白皙的脖頸。
鳳哎呀一聲彷佛一下子從夢中驚醒,她一眼看見我手中那把雪亮的屠刀,頓 時拼命地掙紮起來…
“不!不!不要啊!我不要死~~~~~~”
她拼命扭動著身子,兩條修長的大腿也在拼命地亂蹬著。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沒想到一直乖乖的鳳,現在會掙紮起來。
我有些腦火……
“早和你說過,要你好好考慮的,現在後悔,沒有用的啦!”
鳳拼命地哭喊,“不要了,不要了,我不想死了……”
“到了現在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而是你要是再這樣掙紮,會影響我下刀的 准確度的,那樣你會死得很痛苦。”
我挽著她的頭髮,她的身體拼命扭動。氣得我往她的肚子勐力的就是一拳。
“啊~~~~~ ”鳳疼得慘叫一聲,身子一下子縮緊。
這正是我進刀的好時候,我左手又用力往後拽了拽,同時用右手的指尖按了 按鳳的頸窩,而後把刀尖直指上去。
鳳的掙紮更加勐烈了,她的頭和上身被我強壓控制住,可她那兩條白花花的 大腿卻在自由地拼命亂蹬。
“不,不,不~~~~~ 她不停地哭喊著,求饒著。
我哪管這些,用力將刀一推,那鋒利的屠刀一下子沒入鳳的頸窩,徑直刺向 了女孩子的心髒。
“啊~~~~~~~~”鳳慘叫一聲,渾身驟然一緊,與此同時她兩條大腿勐地往外 一蹬。
可憐的女孩一定會明顯地感覺到那冰冷的利器從自己的頸窩直鑽進自己的胸 膛深處。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屠刀早已精准地刺穿了鳳心髒上面的主動脈,我將刀把 一擰迅速地抽出屠刀。
頓時,鳳的鮮血狂噴而出,與此同時女孩發出了最後一聲淒慘的尖叫,這叫 聲拖著長長的滑音漸漸地由強而弱。
我刀插盆裏,空出右手摳住鳳的下巴,就這樣雙手死死搬住女孩子的頭。
鮮血汩汩地直噴進下面的盆裏,在盆裏濺出無數鮮紅的血泡。
鳳的身子開始劇烈地抽搐,她那白嫩嫩的肚皮急劇地一起一伏,她的呼吸也 顯得異常急促,她那兩條大腿還在不停地踢蹬,可那力度在明顯地減小。
看著自己眼前的女孩還在痛苦地抽搐、抖動,我心裏一陣快慰。^
鳳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嘴裏發出柔弱的聲音,“救我~~~~救我~~~~~~~ ”
可憐的鳳,到了現在才知道死是如此讓人難過,但這些也真的讓她感覺到了 死的快感,從她那反覆蹬著的兩腿中間那乳白的愛液在不停地一股一股地往外冒 著。
時間不大,鳳的鮮血就流了大半盆,她頸窩處的血流慢慢地不再洶湧,她的 身子也漸漸安靜下來,她的肚皮一癟一癟地抽動,她的鼻孔裏也只剩下一口一口 向外呼的氣。
我知道,自己身下的女孩就快徹底地玉損香消了。
我右手托住鳳的後背,左手開始從女孩的小腹用力往上擠壓,以便讓她內髒 裏殘存的血儘快流出來。我寬大的手掌將鳳的小腹深深地壓癟下去,而後緩緩向 前用力推擠。
女孩的小腹此時顯得異常柔軟,彷佛那裏面飽含著少女無限的柔情。
一股難以名狀的快感從掌下傳遍全身。我一遍一遍地反覆擠壓,盡情享受著 那種讓人心醉的快感。
突然,鳳的身子勐地一挺,兩腿拼命向後一蹬,就好像她還有再掙紮的力氣 一般。
我急忙用左手用力往前一推,一下擠到了鳳的心窩。
就見鳳的頸前刀口一開,又一股鮮血咕嘟一下冒了出來。
隨之,鳳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全身軟軟地癱在了屠桌上,她那兩條美腿無力 地抽動了兩下,再也不動了。
我再次擠壓鳳的肚子,刀口處只冒出幾串紅紅的氣泡。
解開女孩手上的繩子,把她仰面翻過來。
鳳四肢伸展,頭無力地向後垂仰過去,她那白嫩健美的胴體依舊那樣的完美 迷人,只是那再也不再起伏的肚皮證明著她已經徹底地變成了一具美麗的女屍。
我拍拍鳳的肚皮,“美妞兒,被屠宰的滋味真的不錯吧。”
鳳靜靜地躺在屠桌上,臉上已沒有了剛才痛苦扭曲的表情,現在的她好像安 詳地睡著一般。
時候不早了,我覺得有些餓了,得馬上繼續完成下面的活了。
我抱起鳳那軟軟的身子,把她呈丫字形倒挂在橫杠上,摘下水管打開閥門, 清澈的水柱直擊到鳳的身上,從上到下從前到後把可憐的女孩沖洗得乾乾淨淨.
明亮的燈光下,鳳渾身布滿晶瑩的水珠兒,這使得她那本來就白皙細嫩的肌 膚更顯得無比的嬌嫩誘人。
我不措眼珠地直盯著女孩的每一部位,都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咽著口水。
“真是上等的極品!”
我把一只大鐵盆放到了鳳的身下,拿過一把無比鋒利的尖刀,“美妞兒,手 術開始了。”
我拍了拍鳳的肚皮兒,“只可惜,你最愛看的開膛剖腹,肚破腸流的情景你 不能親自看到了。”
我左手扶住鳳那嫩肥的陰阜,把那濃密的陰毛撫到上面,而後右手的尖刀直 指到她的小腹底部。
手腕稍動,那鋒利的刀尖便無聲地嵌進女孩那細嫩的皮肉,尖刀沿著那條澹 澹的腹線緩緩下切,利刃過處,女孩那白白嫩嫩的肚皮自動地左右翻開,只見薄 薄的肉皮兒下先是乳白又稍稍泛黃的脂肪,底下便是鮮嫩饞人的細肉。
從裏到外層次那樣鮮明。
尖刀切過鳳的肚臍,將她那精巧的肚臍均勻地一分爲二,又徑直切到了她的 心窩。
我略彎下腰,左手扶住鳳的一只乳房,右手的尖刀又徑直割到了女孩頸窩的 刀口,于是在鳳的身子前面出現了一道筆直的縱貫胸腹的長長的裂口。
我將刀銜于口中,雙手掐住鳳的纖腰,兩個拇指相對一扒,女孩的肚皮充分 裂開露出了最底下那層薄薄的腹膜。
透過那半透明的薄膜,女孩的內髒依稀可見。那裏面的腸子好象還在輕輕地 蠕動。
我把地上的大鐵盆又擺了擺,而後左手撐開鳳的小腹底部的皮肉,右手用刀 尖輕輕劃開了那裏的腹膜。
刀交左手,我右手的兩個手指從那腹膜的破處插進了女孩的小腹。裏面熱乎 乎的,仍然保持著原有的體溫。
我觸到了一樣滑滑膩膩的囊狀物,我知道那是女孩還存有滿滿一兜尿液的膀 胱,在其旁邊就是少女那剛剛發育成熟的子宮卵巢等器官了。
我低頭看了看鳳的臉神秘地一笑,不由得自言自語“我的美肉,你真是太迷 人了。”
說著,我左手支開那嫩嫩的肚皮,右手將刀小心地指到鳳的小腹底部的開口, 突然刷地往下一劃,再看鳳的肚皮突然一下子左右分開。頓時那裏面的小腸大腸 呼噜一下流了出來。
女孩子的腹膜被一劐到底。鳳的腹腔被徹底剖開了。
看看那流出的腸子,沒有一點被劃破的地方,我真爲自己這第一次給人開膛 就有這幺好的技術感到驕傲。
這一定比那些殺豬的人的感覺好上百倍的。
鳳的腸子、肚子都懸到體外,那肥美的小腸不停地垂向下面的盆裏,晶瑩剔 透的,好饞人啊。
我扒開鳳的肚皮,左手揪住那被撐得像氣球一樣的膀胱,右手的尖刀迅速一 劃,割斷了與之想連的導管。
擠出裏面的尿液,我用嘴對著那下端的導管,幾口連吹下去,鳳的膀胱真的 像個氣球一樣大大地鼓了起來,我把那導管打好結,把這個可愛的氣挂到了橫杠 一邊。
雙手再次插到鳳的體內,這回找到了女孩的子宮、卵巢等器官,將內部的一 些血管韌帶等連接割斷,然後最大限度地將女孩的雙腿分開,充分暴露她的外陰, 用尖刀沿著她那肥美的陰唇周圍仔細地割了一圈,用左手食指插入陰道摳住,右 手的刀尖沿著切口進進出出地將這最迷人的器官完整地與其他肉體分離並拉了出 來。
看著手裏那女孩還沒有真正使用過的寶貝,心裏一陣喜悅,都說這些可是天 下最美味的東西呢,這回我要好好地嘗一嘗啦。
我小心地把這套器官放到下面的大磁片裏,而後雙手插進鳳的體內,由上而 下往外一扒,女孩腹內剩下的內髒被一股腦地掏了出來。爭先恐後地流進大鐵盆 裏。
鳳的腹腔掏空了,我又用刀迅速劃開她的橫隔膜,熟練地摘除了女孩的心肺。 至此,鳳的內髒被徹底掏空,在大鐵盆裏滿滿地一盆。
哇,好多的美味啊,我真得好好享受一陣子了。
我把大鐵盆往旁邊拉了拉,拽過一根水管,打開水閥,這回把鳳的屍體從裏 到外都沖洗得乾乾淨淨.
哇,我這才發現鳳那翻開的肚皮,還在不時地輕輕抖動。
我兩手再去扒開鳳的肚皮,女孩的胸腔腹腔裏早已是空空如也,那滑膩細嫩 的內膜緊貼著腔壁,那粉嫩的肌肉包圍著骨骼盡現眼底。
高性能的攝影機還在無聲地記錄著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