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姦淫当模特的女儿4

精彩内容:

從那天以後我與女兒常常趁家人不在時相約做愛,互相分享彼此的感覺,享受彼此的身體。

好景不長,女兒要去參加時裝展示會,撇下我一個人在家,讓我好不寂寞,白天上班還行,可是一到晚上夜深人靜是我的雞吧便漲的難受,特別是想起女兒那優美的胴蹄,更是讓我激動不已。

不行,我要去找她。

我坐上飛機直奔女兒所在的那座城市。這幺大的文藝活動見人一問便知,所以我很快便找到了女兒,見到她時,她正在台上。

她穿了一條緊身的白色長褲,上身穿了一件無袖露肩的吊帶衫,超薄透明的肉色絲襪及近叁寸的高跟鞋,使她渾圓修長的美腿更添魅力,飄逸的長髮加上迷人的笑容,美麗得讓我流口水。

這時我真想沖上前,把她摁倒在地,上去大幹她一場。但是這是在大庭廣衆之下,再說有這種想法的人有不止我一個,可以說只要是生理正常的男人都有此想法。

我這時突然想給女兒一個驚喜,于是我跑到了後台,找到了工作人員,說我是她的父親,讓我到她的房間去等她。

由于我女兒是一個高級模特,所以她有自己單獨的更衣室。工作人員自然不感得罪我,我順理成章地便進了女而的更衣室。

爲了給女兒個驚喜我便藏到了窗簾的後頭,不一會,女而象一個高貴的天使緩步走了進來,由于是演出,女兒還花了淡淡的妝更顯的迷人。

女兒並不知道我的到來,進來便開始脫衣服,她先脫掉了那條緊身的白色長褲,露出了那雙渾圓修長的美腿,接著,她脫掉了吊帶衫,哇!她沒戴奶罩,吊帶衫往上一掀,那兩個白白胖胖的小兔子便蹭地跳了出來。

我以爲她脫了還要脫,但我錯了,她不再脫了而是順便拿起一條白裙子穿在了身上。

我能就此罷手嗎?那我不是白來了嗎?我再也靠不住了,再靠我的雞吧就要爆了,我沖上去從後面把她緊緊地抱住。雙手不自覺地就抓住了她那雙渾圓的大奶子。

「救……救……」還沒等她喊出來我的雙唇便緊緊地包容了她的嘴。

等她回過神來,一見是我就瘋狂似地回吻了過來。吻的我都差點窒息。

「爸你……你怎……幺來……了,你……知道……嗎?我是……多幺……地想……你……嗎?」

「好……好……女兒,我……我……也是,要不……我怎幺……千裏迢迢地……來找……你呢?」

我摟住女兒,手伸進她裙子裏玩她嫩乳房。

「親愛的,我要在這裏幹你。」

「爸爸,這會被人看見的,外面有的是人?」女兒有些擔心。

「沒事,不會有人來的,」我的手伸進了女兒的內褲中,「哇,女兒,你流了很多水呀!」

我讓女兒雙手扶在一把椅子上,撅起臀部,我撩起女兒的裙子,脫下她的內褲,一顆讓我如癡如醉的雪白粉嫩的大屁股暴露無遺。

「女兒,你的屁股真嫩呀!」

「是嗎?女兒給你吃吧。」女兒開始淫蕩了。

「遵命!」我一邊舔著女兒的屁股肉,一邊摸著女兒的陰蒂,女兒騷穴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爸,快幹進去吧,我要你……」

我站起來,把巨大的雞巴頂在女兒嫩穴口上,狠狠一推,便全根沒入女兒體內,女兒「啊」的叫出聲來……

我飛快地幹著女兒,邊把手抄下去玩弄女兒的兩個大奶子。

「親愛的,你美嗎?爸搞得你好不好?」

「啊……爸……你好厲害,女兒好爽……你知道……我這……兩天是……多幺……地想……你嗎?」

「女兒,你這騷貨,我要幹死你!」

「好……女兒是騷貨,女兒要爸幹我……女兒讓……你幹死了……」

連在女兒嫩穴裏幹了叁百多下,女兒達到了幾次高潮,我也精關大開,精水狂射進女兒玉體內……

得到性欲的發洩,我坐在地毯上,讓半裸的女兒坐在我懷裏,我親吻著女兒嬌豔的臉頰,把玩著女兒雪白的奶子,和女兒開著淫穢的玩笑。女兒的紅唇吻向我,我們親吻在一起……

我把手伸向女兒下面,摸著女兒的肛門,對我說:「爸,我想搞你的這裏,可以嗎?」

女兒又吻了我一下,輕輕的說:「好,女兒給你。」

然後女兒主動的趴在雜草叢上,把那顆美麗性感的大屁股呈獻給我。我舔著女兒的肛門,等它開始張開時,我伏在女兒身上,把大雞巴緩緩頂入女兒嬌嫩的肛門。媽的肛門被我用了那幺多次,依然那幺緊,包著我粗大的雞巴。女兒真是極品呀!

我在極度的快感中和美麗的女兒肛交,直到在她直腸內射出我的精液……

我摸著她的雙乳,躺在地毯上,抱著她親昵了一會,在更衣室裏和女兒幹了叁次,好爽啊!雖然還捨不得女兒,女兒也捨不得我,但作爲一個模特她是必須要上台展示自己的。

這時導演在外面叫她:「蓉蓉,你怎幺還不出來,該你上台了!」

「等一會,我接著就去。」

「爸,你先回旅館去,我一下班就去找你,接著‘孝敬’我好嗎?」

最後,我沒收我女兒被淫水沾得濕透的內褲,讓女兒不穿內褲出去上台表演。

我懷著依依不捨地心情回到了旅館,等女兒的感覺簡直是度時如年。

我終于從旅館的窗戶看到了我的甜心女兒,啊我的甜心終于回來了。

不一會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女兒找到了這個房間,服務員一進來便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她還以爲女兒是我找的妓女呢,因爲女兒太性感了。

「我們父女好久不見了,我們有很多話要說,不叫你你就不用進來了。」

她得知我們是父女,知趣地走了。

當服務員把門一關時,我便在也忍不住了,沖上去便把她攔腰抱住,女兒就嬌嗔地輕輕打了我一下:「色狼,都怪你,不讓我穿內褲,害得我好慘。在出T形台上,我水一流出來就把裙子弄濕了,那些色狼老是笑我……」

幾個小時沒和女兒做愛,我的肉棒早已漲得又粗又硬,女兒看到我時,眼睛也不禁一亮,對我飛了一個媚眼。

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樣,猛撲過去抱住了女兒,一只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只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

女兒也緊緊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過我的雙唇渡了過來,在我嘴裏不停地攪動,小手也隔著我的褲子抓住了肉棒。經過一陣狂吻,女兒的舌頭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我的嘴,我的手隔著白色牛仔褲撫摸著她兩腿中間柔軟的陰部。

我看著女兒,問道:「乖乖,想我了嗎?」

「想,想死人家了。」女兒回答道。

「你這個小騷貨,是想我了,還是想我的肉棒了?」我戲虐地問道。

女兒的臉又紅了,羞澀地回答:「當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雞巴了。」

第一次從清純的女兒口中聽到「雞巴」一詞,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沒想到平時文靜的女兒也能說出這幺下流的辭彙。

「小美人……兒……你知道嗎?我是……多幺地想……你嗎?」

「討厭,你想我的什幺?」

「我想你的奶子啊……甜心。」說著我的一只手便摸向她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則伸向她的桃園地。

「老公……爸爸…抱我…抱我…抱我到……床上去好嗎?」

女兒撒嬌的鑽進我的懷裏,讓我抱她到床上去看著楚楚動人的女兒再也忍不住,因爲她本就是一個氣質高雅、清純如水、冰清玉潔的純情少女,雖然先前已和我合體交歡、行雲播雨,被我姦淫,破身落紅,但怎幺也羞于主動開口叫我顛鸾倒鳳,主動提出行房淫樂、交歡做愛……

我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猛地含住女兒櫻紅的香唇,趁機把舌頭伸進去,強行頂開少女的潔白玉齒,一陣瘋狂的帶有歉意地卷、吸、吮……

直把女兒的香唇堵得發不出聲,又只好從俏美的瑤鼻發出連連的嬌喘……

「嗯……嗯……嗯……嗯……唔……嗯……嗯……嗯……」

我的手也抓住女兒修長嬌滑、雪白渾圓的美腿用力分開,本來就已經欲火難捺的清純少女被我這樣進攻,羞澀萬分地分開了緊夾的玉腿……

原來她剛才不過是藉故撒嬌而已,我把女兒雪白細嫩的光滑玉腿大大分開,提至腰前,楚楚可人的清純少女那神密的玉胯下聖潔的「花溪桃源」已完全暴露出來,那裏早就已經淫滑濕潤一片了……

我挺起早就又昂首挺胸的粗大陽具,輕輕地頂住那淫滑溫嫩的「玉溝」陰唇,先用龜頭擠開緊合溫滑的嬌嫩陰唇……

下身順勢挺進,先把龜頭套進清純少女緊窄狹小的陰道口,然後用力向下一壓……

由于陰道「花徑」內早已有淫滑的分泌物濕潤,我很順利地就頂進了女兒的陰道深處——我粗大的陽具一直深深地、完全地進入她的體內,才停下來……

早已空虛萬分、欲火如熾的女兒也終于盼到了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一刻,早已興奮得幾乎痙攣的全身雪肌玉膚更加激動得直打顫,我好象已經聽到她那芳心‘怦、怦’的亂跳,被我堵住的香唇雖然出不了聲,但還是張大了嘴,狂喘不已,瑤鼻更是嬌哼細喘、嘤咛連聲……

「嗯……嗯……嗯……唔……嗯……嗯……嗯……嗯……」

我如釋重負地吐出女兒那嫩滑甜美的小丁香,低頭又含住女兒的一只怒聳玉乳,瘋狂地吮吸、擦舔著那稚嫩柔滑、嬌羞硬挺的動情乳頭……

「唔……啊……啊……啊……唔……啊……啊……啊……」

當我一離開她的香唇,那柔美鮮紅的櫻唇終于嬌啼出聲,女兒感到她簡直被我粗大的「巨棍」那溫柔有力的進入她自己體內的感覺弄得心搖神馳、頭暈目眩,那種溫柔而又堅定的頂入令她欲仙欲死……

我開始在她的下身抽插起來……

並且逐漸加快節奏,越頂越重地刺激著女兒狹窄緊小的陰道內嬌柔溫潤的敏感膣壁……

楚楚嬌羞的清純少女羞澀地配合著我那根「大肉棍」進進出出,我好象覺得我的陽具比第一次破進她體內時還要粗、還要長,而且更硬了……

女兒嬌羞無限地享受著在她下身玉胯中的連續有力的抽出、插入刺激得嬌啼婉轉、淫呻豔吟……

「……唔……哎……唔……輕……輕……一點……哎……哎……哎……輕…嗯……輕……點……唔……哎……唔……哎……唔……請……你……你……還輕……輕一點……唔……唔……哎……唔……」

在我奮勇拼殺、抵死沖鋒、直搗黃龍的努力抽插下,楚楚動人、清純可人的女兒又一次嬌啼婉轉、含羞呻吟……在強烈至極、銷魂蝕骨的快感刺激下,強忍著破瓜落紅的余痛,嬌羞怯怯地挺送迎合、婉轉承歡……

當我又在女兒的陰道中抽插了近叁百次後,女兒終于忍不住全身的冰肌玉骨那一陣電擊般的痙攣輕顫,「啊——」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啼,女兒下身深處的子宮一陣抽搐,本就狹窄緊小的陰道內,嬌嫩溫軟、淫濡濕滑的膣壁嫩肉緊緊纏繞著粗暴進出的巨大肉棒的棒身,一陣不能自抑的死命勒緊、收縮……

從美貌如仙的純情少女那深遽、幽暗的聖潔子宮深處嬌射出一股濃滑粘稠的陰精,直向陰道外湧去……

漫過了粗大的陽具,然後流出女兒的陰道口……

我被美麗清純的少女那火熱的陰精一激,龜頭馬眼一陣酥麻,趕緊狂熱地頂住女兒那稚嫩嬌滑還帶點羞澀的子宮口,龜頭一陣輕跳,又把一股又濃又燙、又

多又稠的陽精直射入絕色美少女那聖潔火熱的深遽的子宮內……

欲海高潮中的美麗少女被我那又多又燙的陽精狠狠地往子宮壁上一噴,頓時全身興奮得直打顫,那一雙修長玉滑的優美雪腿也僵直地突然高高揚起,然後又酥軟又嬌羞地盤在我股後,把我緊夾在玉胯中……

柔若無骨的纖滑細腰也猛地向上一挺,雪藕般的柔軟玉臂緊緊箍在我肩上,把一對顫巍巍的怒聳椒乳緊緊地貼住我的胸肌,一陣火熱難言的磨動,同時,陰道內一陣火熱的痙攣、收縮,緊迫的膣壁嫩肉死命將正在射精的粗大陽具勒緊,似乎要將巨大陰莖內的每一滴精液都擠出來……

「哎……」,一聲嬌酥滿足、淫媚入骨的嬌啼,女兒一絲不挂、柔若無骨、雪白晶瑩的如玉胴體如膠似漆地緊緊纏繞在我的身體上,雙雙爬上了男歡女愛、雲雨交歡的最高潮……

那早已淫精玉液、落紅點點、狼藉斑斑的潔白床單上,又是玉津愛液片片,汙穢不堪……

千嬌百媚、溫柔婉順、楚楚絕色、清純可人的嬌羞女兒又一次被我挑逗起強

烈的生理需要和狂熱的肉欲淫火,被姦淫,和她的父親顛鸾倒鳳、行雲布雨、淫愛交歡、合體交歡……

合體交歡高潮後的女兒桃腮羞紅,美眸輕合,香汗淋漓,嬌喘細細……許久許久……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攻擊在猛地一震後停止了。伏在女兒赤裸的胸前,兩只手仍在輕輕地撫愛女兒的乳房。

在下面,我的玉莖仍然留在女兒的小穴裏,極慢極慢地動著,享受著女兒年輕的小逼與她的小腹摩擦所帶來的溫柔的快意。女兒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小……

終于,女兒緊緊抱著我的雙臂也鬆開了。我軟縮的玉莖也無力地脫出女兒的小穴。

女兒慵懶地轉過身,我們兩人緊緊地相擁著,四腿相交,陰部緊貼,酥胸緊四避交纏,在一陣混亂的相吻與細語聲中兩人沉沉睡去……

太陽的光芒穿過厚厚的窗簾照射到我們倆的臉上。她蓦然驚醒,發現自己正赤裸裸地與同樣赤裸的我相擁在一起。

我的玉莖已然粗粗大大地頂在她的陰部,而我的一只手已然在她的屁股上遊動。

四目相對,我們倆都有些赫然。

「爸,能跟你一齊過夜,是我夢想多少年的願望了。」

「乖女兒,我也一樣。等了這幺多年了,終于有這幺一天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了。」

女兒握著我粗壯的陽具:「爸,我已經請過假了。我們可以痛快地玩叁天兩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