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高开低走”的女星只服这4位,王炸后一路滑到底,贵圈太现实

精彩内容:

都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身處娛樂圈的明星沒有人不想被看到被認可,哪怕是那些立“人淡如菊”人設的。

有的人蟄伏了幾十年才迎來大器晚成,有人有顔有演技一直缺點運氣,而有的人開局就是王炸,一夜成名後卻沒有維持好熱度,一路走下坡路。

今天我們來一起聊聊4位出道即巅峰,慢慢消耗掉人氣的女星。

01、叢珊:十九歲出演《牧馬人》火遍全國

“老許,你要老婆不要?”

這句經典台詞是1982年上映的電影《牧馬人》裏的,誰曾想到40年以後,它還在網上流傳著。

有人調侃這段詞在這個時代應該換成:

-老許,你要老婆不要?

-要!

-好,彩禮50W,准備好一套房一輛車。

大結局。

而在當時,這部叁觀正到可以立起來的電影上映後反響空前,捧紅了男主角朱時茂和女主角叢珊。當時的朱時茂27歲,已經從影多年,叢珊19歲,剛上大一。

憑借清麗的形象,叢珊迅速走紅,可謂星光璀璨,但接下來的路卻走得並不順暢。

叢珊1962年出生于北京,父親叢兆桓和母親秦肖玉都是昆曲名角。叢珊受父母的藝術熏陶,從小能唱能跳,初中就立志要當演員。

1981年,叢珊19歲,本不想她當演員的父母架不住她對表演的熱愛,給她找了一個輔導老師學習備考北電。上了兩個月課後聽說中戲補招,老師讓她去試一試學習一下經驗。哪知道這一去就考上了,直接邁入中戲的大門,與姜文、呂麗萍、嶽紅等成了同班同學。

開學不久,謝晉導演挑演員拍新電影的風聲傳出,叢珊和呂麗萍等偷偷去找謝老面試,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過了許多她接到通知,《牧馬人》定她演女主角。那一刻她又喜又憂,喜是因爲終于可以演戲了,憂是學校有規定大一新生不讓出去拍戲。

後來還是謝晉親自去跟校領導說“女孩身上這種青春氣息稍縱即逝”,老師才同意放行。

拍攝非常艱苦,但城裏長大的叢珊完成得很好,拍攝期間她與朱時茂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有一點她沒有想到的是,這部電影上映後會反響那麽好,上映第一周北京所有的影院只放這一部電影,最終該片總觀影記錄高達1.2億次。

她不僅一炮而紅還獲得了金雞獎最佳女主提名,同年更是以60萬選票當選《中國青年報》“最喜愛的十大青年銀幕形象”。

當時姜文、呂麗萍等都還沒有摸到電影廠的大門,每個人都覺得叢珊未來可期,誰也不曾想她的這份榮光來得快去得也快。

畢業後叢珊被分到了青年藝術劇院,這裏沒有人把她當明星,她分到的多是龍套角色不說,還被奚落沒有舞台劇表演經驗。

1987年,郁郁不得志的叢珊得到了法國政府獎學金的資助,遠渡重洋去了法國高等戲劇學院學習舞台劇表演。在那裏她一待就是十年,這期間她與演員/主持人石涼喜結連理,婚後生了一個兒子。

中途她也回國拍過一些戲,水花都不大。1996年,與石涼的婚姻失敗後她帶著兒子回了國。

而這時她已經34歲,作爲女演員最好的時光差不多過去了。到2005年以後,她開始轉型演媽媽,這類的邊緣角色可能很出彩,但翻紅很難。

當然,在外人看來她的演藝生涯是令人遺憾的高開低走,她自己卻並不以爲意,她曾在采訪中表示自己只想演戲不想出名。

這話不是自我挽尊,當年她爆紅後一度非常不習慣,壓力大到陷入抑郁,後來名氣下來了反倒自在了。

02、王瀾:大二因《編輯部的故事》走紅,押錯寶後一步錯步步錯

前段時間《喬家的兒女》播出後,保姆曲阿英登上了熱搜,原因是網友們看到其扮演者王瀾年輕時的作品 ,那叫一個驚豔。

大二就演趙寶剛的劇走紅的王瀾,也是出道即巅峰,然後慢慢變成了名不見經傳的小配角。

王瀾出生于新疆,1990年中戲與新疆話劇團合辦了一個定向表演班,王瀾和李亞鵬、陳建斌、王學兵等14個帥哥美女被招入。

彼時趙寶剛憑借《渴望》一劇一戰成名,正大刀闊斧地搞自己的下一部劇《編劇部的故事》。這次他依舊是大手筆,編劇請到了王朔和馮小剛,主演是拿了金雞最佳男配開始冒頭的葛優。

王瀾則被挑中出演劇中的女大學生劉小紅一角。

大學生演大學生,這對于王瀾來說沒有任何難度。第二年《編輯部的故事》上線,火爆程度不輸《渴望》,在劇中戲份不算多的王瀾因爲漂亮的外形和離奇的人設,被觀衆記住了。

讓她感覺到自己紅了的最大體驗是她出門打出租車,司機都不要她的錢了。

同年,她搭配馮鞏上了央視的《綜藝大觀》,那可是大腕才有機會露臉的地方。

這時候他的同學們都還沒有觸電經曆,陳建斌還在鼓搗他的樂隊,頂多也就是在澡堂裏吼兩嗓子。

有了名氣之後,很多關于她的雅號也相繼而來,有人說她像王祖賢,有人說她像鍾楚紅,都管她叫“內地王祖賢”“內地鍾楚紅”什麽的。

在《編輯部的故事》之後,趙寶剛又緊鑼密鼓地籌備《過把瘾》了,他跟王瀾說要找她演女一號杜梅,讓她別到時候找不到人。

與此同時,黃建新正在籌拍的電影《五魁》也向她伸出了橄榄枝。在那個年代,演員之間有一個鄙視鏈,演舞台劇的看不上演電影的,演電影的看不上演電視劇的。加之《五魁》的題材是第五代導演最鍾愛的黃土地系列,王瀾想也沒想就應了黃建新的約。

20來歲的王瀾人美、演技在線,但不太會來事。她答應了黃建新之後甚至都沒有打一個電話給趙寶剛解釋,還是趙寶剛主動打電話給她才知道自己被放鴿子了。

之後趙寶剛越想越生氣,提筆洋洋灑灑地寫了一篇文章暗諷王瀾不守信用攀名導。

鞏俐憑借《紅高粱》一舉成名,王瀾的《五魁》卻沒有炸響,反而是後來接替她出演杜梅的江姗紅遍了大江南北。

之後王瀾演了不少影視劇,反響都一般。2003年,心生倦意的她轉去朋友的電影公司做了幕後。可隔行如隔山,新工作並沒有讓她有如魚得水的體驗,一年之後她又乖乖複出演電視劇了。

2008年她生了一場大病,甲狀腺上長了一個惡性腫瘤,做了手術,吃了很多激素藥,身材開始發福。

這讓她不得不提前改了路戲,早早轉型做“媽媽專業戶”。從《紅高粱》裏九兒的幹媽,到今年的《喬家的兒女》裏的曲阿英,觀衆會覺得她有些面熟,但如果不是今年這一波熱度,很少有人會把她和當年的小紅聯系到一起。

03、黃奕:有表演天賦卻是個戀愛腦

黃奕非科班出身,她讀的是國際旅遊學校,學的專業跟表演八竿子打不著。

但老天給了她一個進娛樂圈的優勢——美貌。

某一天,她在路上走著,一個其貌不揚的大叔一直盯著她,盯了很久很久,讓她毛骨悚然。回學校後她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朋友,第二天跟朋友一起出去的時候又遇到了這個大叔,她以爲是壞人連連避開,結果這次大叔直接上來遞上了自己的工作證,他說自己是上戲的老師,邀請她拍廣告。

這支廣告最後她只做了群演,但成功把她拉進了娛樂圈。

1998年她因緣際會出演了一部電視劇,意外發現拍電視劇還挺好玩。爲了提高演技,她常常跑去上戲旁聽,在這裏與聶遠擦出了火花。

2000年,她試鏡《上錯花轎嫁對郎》,順便把男友的資料也遞了上去,雙雙被挑中。

拍攝期間他們對外隱瞞了戀人關系,導演直誇她戲好,都不需要磨合就入戲了。

該劇播出之後反響很好,飾演女一號李玉湖的黃奕毫無懸念地紅了。

同時期,她主演的《新女驸馬》、《臥虎藏龍》、《絕對計劃》收視率都不錯。

90年代末,瓊瑤在內地捧紅了一大批新人演員,其公司成爲香饽饽,走紅後的黃奕也簽到了他們公司。

她試鏡了《情深深雨濛濛》沒演上,因爲瓊瑤嫌她哭得太醜。練了幾年,給她安排上了《還珠格格3》裏的小燕子。

很多人說她膽子真大,竟然敢在第一、二部播的那麽火之後接個第叁部。她自己回過頭來看總結爲“敏感度不夠高”,她當時還在沾沾自喜這個角色終于掉到了自己頭上。

殊不知,這是她口碑崩壞的開始。當網上鋪天蓋地的罵聲襲來的時候,她有些納悶:明明大家都很喜歡的呀,怎麽突然都變了。

之後她接演了《長恨歌》嘗試轉型,但並沒有達到她想要的效果,而這時候前面一個個“男人坑”正等著她。

也許是因爲從小父母離異跟著奶奶長大,令她非常渴望婚姻。但她挑男人的眼光,跟張雨绮不相上下。更可怕的是她還計吃不計打,第一個閃婚閃離後不重塑一下自己就立馬又跳進下一個坑。

最後被兩任前夫把人氣敗光了,再複出吧,年紀也到了尴尬期。

04、張含韻:年過叁十仍撕不掉《酸酸甜甜就是我》的標簽?

不管芒果的口碑如何下滑,它在做綜藝做真人秀這一塊的成功,是讓人沒法否認的。

2004年選秀節目《超級女聲》問世,安又琪、王媞、張含韻經過層層PK,最終拿下全國前叁甲。

相比較而言,王缇賽後就沒有任何水花了,安又琪在一首《你好周傑倫》後也銷聲匿迹了,反倒是季軍張含韻曾一度紅透半邊天。

彼時張含韻才15歲,長著一張甜美的娃娃臉,清純可人,在那個滿屏爆炸頭的非主流年代獨樹一幟。

她的形象與那首給某奶制品演唱的推廣曲《酸酸甜甜就是我》相得益彰,不少宅男把她奉爲女神。這首歌榮獲了當年的十大金曲,而包含這首歌曲的專輯《我很張含韻》賣出了80萬張,數據喜人。

在此之後,她爲超女演唱了主題曲《想唱就唱》,這首歌在後來在曆屆“超女”“快男”中一直盛行著。

十幾年前的造星模式跟現在差不了多少,唱歌出道的新人也會去演影視劇往多個方向發展。張含韻也一樣,2006年出演了個人首部作品《浪擊天涯》,搭檔的是曾志偉父女,咖位妥妥的。

但人紅是非多,水軍也大量湧現,私生活混亂、裝TW腔、走紅是有幹爹在背後操控等等負面新聞一度甚囂塵上,就連主持人戴軍都曾公開指責她耍大牌。

那時候的她年紀尚小,並不懂娛樂圈裏的這些紅黑規則,也沒有經驗去處理這些危機。簽約的唱片公司也不給力,後來更是直接倒閉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她被黑到學也上不了,工作也接不到。

她的生命中也曾遇到貴人——天王劉德華。有一次她去香港參加某個活動,在後台等了四十多分鍾,一直沒有人叫她上場,就在她快撐不住了的時候,劉德華拉著她上了台。隔天上了頭條,網友都在猜測兩人的關系,天王的善舉無疑給備受冷落的張含韻增加了一波熱度。

從2010年開始,她作爲“回鍋肉”又踏上了各種比賽的征程,參加了《非同凡響》、《我要上春晚》等節目,前者她拿了全國總決賽季軍,後者評委剛好是劉德華,劉德華再次以“女兒”稱呼她,這次她真認了一個“幹爹”。

重回觀衆視線的路走得並沒有那麽順暢,做“回鍋肉”、拍電視劇,都反響平平。

這期間她一直在不斷地完善自己,去中戲進修,演技有了很大進步,唱功也與日俱增,更是把英語練得流利如母語,給電影配音。

這些都在爲她翻紅作鋪墊。

近兩年,她參加《聲臨其境》,用英文配音《冰雪奇緣》燃炸全場,嗓音、氣息、聲調幾乎跟原版一模一樣;參加《浪姐》舞台表現力驚豔了很多觀衆,戲腔更是一絕。

雖然人氣與剛出道時不可同日而語,但一直都是進步。更加難得的是,17年過去了,她再次出現在觀衆面前臉竟然沒有什麽變化,依舊少女感滿滿。

張含韻的經曆可以拍一部勵志電視劇,不少人爲她惋惜,當紅的時候實力不夠沒能在演藝圈把根基紮穩,等實力上來了,她的時代又過去了。即便她現在的業務能力吊打了很多歌手和演員,但人氣較她自己的巅峰時期,還是差了一些。

演藝圈真的是一個很玄乎的地方,有時候突然一夜爆紅,有時候怎麽跌落神壇的都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