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在魔王城说晚安-不安分的公主

精彩内容: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個還是人魔共存的年代,魔王打破了彼此間的相安無
事,從地底現身並這樣說著.....

  人類呦,你們的公主在我手上!如果想把她要回去,就要把全世界的支配權交
給我們!

  這一番話讓人類王國充滿了憤怒與悲傷,他們思念公主于是組織軍隊派遣並
勇者向魔王城前進。

  在魔物棲息的那座城堡之中,公主在哭泣與絕望中等待救助.....本來應該是
要這樣的!?

  「睡不著耶...白天睡太多了......完全沒別事情可做...」

  魔王城半夜兩點,不知是否白天睡太多的緣故,公主半夜就醒了過來,並且
精神很好!

  公主趴在床上翻著一本巨大的書籍,穿著柔軟的睡衣抱著枕頭,淡紫色的長
髮披散在床上,稚氣的臉上一雙大大的眼瞳,無神地看著書上一行行的魔法咒
文。

  公主名叫歐蘿拉·棲夜·莉絲·凱明,不過通常認識的人都直接喜歡稱呼她爲棲
夜或是公主。

  整間牢房中散落著她這段時日子收集的東西,從剪刀魔那用王冠換來的大剪
刀,各種材料製作的枕頭和安眠用品。

  在魔王城的這段時間,公主每日都偷溜出牢房,狩獵各種魔物和採集道具,
製作各種幫助自己睡眠的床或枕頭。

  而其中最神秘的就是一本封印著衆多魔法的禁斷魔法書,裏頭寄宿著魔法書
的精靈阿拉基夫,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整日想讓棲夜學會強力魔法殺光魔族。

  但棲夜對那種事情毫無興趣,每次翻閱都只是在找尋幫助睡眠或是美容的魔
法,而今天也只是想藉著看艱澀書籍幫助睡眠。

  「公主....我就說了,只要您學會解決魔族的魔法,或是瞬間移動馬上就可
以回國家了呀」書上浮現精靈的立體影像,阿拉基夫努力的勸說著公主。

  「下次再說吧.....」棲夜歎了口氣將書合上。

    (這本書好煩呀.....被念誰還會想睡覺....)棲夜如此心想。

  棲夜默默爬下床,將大剪刀放在背後披上黑色的毛毯,掏出已經沒什幺意義
的牢房鑰匙爲自己開門。

  (不知道魔物們半夜都在做什幺?)棲夜突然很想看看魔物們晚上的活動,所
以蹑手蹑腳的潛伏在魔王城走道的陰影中,想一窺魔物們的半夜活動。

  棲夜首先來到惡魔小熊的窩,惡魔小熊是一種迷你魔熊,全身毛茸茸的如同
玩偶般並且背後有一對蝙蝠小翅膀,習慣群聚生活,如果遭受攻擊會召喚在別
處的同伴一同戰鬥,棲夜曾經穿著惡魔小熊的毛所製成的睡衣被召喚過好幾次


  小熊的臥室裏,一群娃娃般的惡魔小熊相互抱著睡覺,畫面十分溫馨可愛,
還有一只惡魔小熊見到了棲夜想過去抱抱但被拒絕了,棲夜看了看沒什幺特別
的于是輕輕關上了門。

  (去看看犰狳和米諾牛房間好了.....)棲夜決定去男魔物們的房間看看。

  PS.魔王城裏男魔物和女魔物是輪流駐紮的。

  當棲夜來到男魔物們的房間外,發現外頭就能聽見裏頭傳出的歡騰聲,于是
悄悄地開了門走了進去。

  房內魔物們紛紛都齊聚在電視前,不管什幺種族的魔物都脫下褲子,眼睛緊
盯著螢幕畫面,不斷上下撸動不同尺寸的肉棒。

  在這時沒半只魔物注意到,有人開門走了進來,就算感覺到有東西在身旁坐
下,也只認爲是新加入的而已,每只魔物都全神灌注的在自慰中。

  螢幕上演的是魔物綁架人類吼,關在窩裏淩辱的情色電影,劇情正演到了魔
物們將少女扔到一只體型特別龐大的藍色史萊姆上。

  少女一摔在藍色史萊姆身上,就被表面伸出的觸手抓住,慢慢的拖進了果凍
狀的黏液裏面,身上衣物也被一點一滴的消化掉,沒過多久就只剩一具光溜溜
的身體,任由深藍色的觸手在身上滑動並鑽入嘴巴與肛門和陰道。

  少女的神智在觸手一次次激烈的攻勢下輕易地被摧毀,當影片結尾時少女一
臉幸福的沈睡在史萊姆體內被緩緩消化掉。

  「那水床看起來不錯呀,那邊可以買得到?」棲夜進來時正巧看到片尾少女
舒服睡著的模樣,十分心動于是拉了拉旁邊的魔物詢問。

  「阿公主!怎幺這幺晚了還沒睡,跑來這了?」哥布林嚇的連忙從一旁拿起一
本書遮住了胯下。

  「呀呀啊啊!公主這時候不都在睡覺,而且怎樣也都叫不醒嗎?」米諾牛也驚
慌的想拿東西遮住,可不管拿什幺道具,都無法遮擋如長槍挺立的牛鞭。

  「你們.....在慌什幺呀?」棲夜擺著頭看著他們,不理解米諾牛和哥布林等
熟識的魔物如此慌亂。

  「公...公主...妳跑來我們房間做什幺?」印章貓也捂著胯下說。

  「睡不著.....想說出來找找有什幺安眠的好東西,話說那水床是什幺?比我
上次看節目上的水床還厲害,可以泡在裏頭睡覺」棲夜指著螢幕上不斷扭動的
藍色史萊姆,想起過去自己喝醉時做出的水床。

  那是隨便用塑膠布裝酒、果汁、黏黏怪等液體還有一只惡魔修士所製成的水
床,躺起來實在不是很舒服而且很容易漏水。

  「水床?妳是指史萊姆王?」哥布林看向螢幕說道。
  「史萊姆王是嗎?知道了呵呵呵呵呵呵......」棲夜聽到後就低笑著離去。

  「我好像說錯話了.....」哥布林哀傷的說。

  「話說公主....知道史萊姆王已經很久沒誕生了嗎.....」

  「是呀....這影片中的是最後一只了吧」

  「我們....就當作什幺都沒看到吧....」犰狳看著門外公主的背景默默說道


  「贊成....」衆魔物齊聲說道。
  確認公主走後把門鎖上,重新又放了一片光碟,重整心情準備繼續魔物同胞
之間的賞片會。

  衆魔物不約而同地回頭忘了眼深鎖的大門,彼此會心一笑將手重新放回胯下


  花了不少時間,棲夜在城堡角落裏找到了一團團的史萊姆,牠們在地上蠕動
將廚余等垃圾吞入體內消化乾淨,是魔王城重要的清潔工。

  每天魔王城都會將大量的廚余扔到這角落,于是這時間所有史萊姆都會聚集
在這享受大餐。

  (看起來都很小只....沒法將我包住...)棲夜隨手撈起眼前的一只史萊姆,捏
了捏後判斷如此心想著。

  (像水一樣....溶合的起來嗎?)想著想著于是棲夜兩手各抓著一只史萊姆,
用力的撞在一起,結果兩只史萊姆在沖擊下雙雙碎裂化爲一灘爛泥。

  (不行呀.....)棲夜神情失落看著地上的藍色碎塊。

  (只好直接問了!)棲夜舉起背後的剪刀,向著其它史萊姆走去。

  史萊姆們紛紛感覺到一股殺氣于是停下工作,全部龜縮成一團形成防禦姿態
,像是一顆顆藍色丸子層層堆疊成一座小山。

  「大史萊姆在那邊?呵呵哼哼哼......」棲夜瞪著大眼舉著大剪刀一開一合
威脅地說,並一步步朝那座史萊姆小山前進。

  史萊姆們恐懼著公主身上的藍色碎塊還有那把鋒利的剪刀,每一只都被嚇得
瑟瑟發抖。

  牠們原本就是最弱小的魔物,只能做些清潔的工作,無法抵抗在魔王城內惡
名昭彰的公主.....

  「餵 ...你....史萊姆王在哪裏?」公主對最近的一只史萊姆問,一雙大眼
睛直直盯著牠。

  史萊姆恐懼的直冒冷汗,無法說話的牠們面對公主的眼神緊張的不受控制,
全身抽搐像是有某種東西在裏頭炸裂,下一秒那只史萊姆就自爆化成黏液和碎
塊噴到了公主身上。

  「呀阿阿....這是.....好黏...」棲夜厭惡的抹去身上的黏液,並將刀鋒對
向了另一只史萊姆陰森森的問。

  「史萊姆王在哪裏.....」
  「史萊姆王.....史萊姆王.....」
  「將史萊姆王交出來!!!」
  「呀!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夜睡不著覺的煩躁和喜愛的睡衣沾上黏液逐,漸陷入暴走狀態的棲夜,揮
舞著手中的大剪刀像史萊姆們逼近,承受不住壓力的史萊姆們于是紛紛自爆。

  看著身旁同伴一一的炸裂死去,黏液順著一只只史萊姆的身體流下,Q彈的碎
片是身軀藍色的黏液是血液,在這一刻史萊姆們罕見的生氣了。

  牠們弱小只能打雜吃人家的剩菜,在野外也只能吃些落葉泥土,是基于魔王
大人的恩賜才能住進魔王城內,在安全的環境中數量才逐漸增加,同伴們大量
死去激起了潛藏在牠們種族間的某種潛力。

  一只只史萊姆開始發出藍色光芒逐漸開始溶解,黏液混合黏液相互融合,死
去的史萊姆與活著的史萊姆結合。

  最終一只巨大的藍色史萊姆王誕生在棲夜的面前,有著她叁倍的高度和寬度
,誕生掉落至地面時化作水塘又瞬即彈起恢複Q彈果凍狀。

  (這.....就是史萊姆王嗎?)棲夜看著眼前的大果凍驚歎的想著。

  「乖乖變成我的水床吧!」

  棲夜看著目標出現興奮的大喊,隨後用力跳到了史萊姆王身上,著陸時的沖
擊使史萊姆王身體間的黏液形成陣陣波浪翻騰。

  史萊姆王轉動著剛誕生的微弱意識,作爲誕生在同胞屍體上的牠,腦中存在
大量不同的記憶需要時間整理和歸納。

  但現在牠體內衆多記憶全部都有一個念頭,就是殺死眼前這位少女爲同胞們
複仇。

  雖然不知道爲什幺少女自尋死路跳到了自己身上,不過這減少了抓捕她的麻
煩,史萊姆王依照本能地用身體將她包裹住。

  (呼啊.....好冰....好涼...好舒服....而且可以呼吸耶...)棲夜閉上眼在黏
液中飄浮著心想著,冰冷冷的黏液在她皮膚上滑過,如最高級的果凍的質感。

  (果然....水床最棒了.....最重要...能....呼...吸...好睡....呼...)

  棲夜在史萊姆體內載浮載沈的,渾然沒注意到身上的睡衣逐漸溶化,睡衣下
少女的年輕肉體逐現暴露了出來。

  白皙而纖細的手臂,曲線優美的鎖骨和後頸,隨著內衣消失胸前兩粒葡萄乾
也露了出來,苗條的腰身緊緻的臀部,棲夜身上最後一件內褲也被溶化,下半
身一線鮑旁生長著幾根陰毛。

  最後棲夜宛如在羊水中如剛出生一般,放開了身體控制整個人隨著黏液漂浮
其中。

  史萊姆王腐蝕完衣服後,繼續依照本能長出了幾根觸手,在外頭看來只是史
萊姆王淡藍色的身體內部,多出了幾根深藍色的痕迹。

  觸手滑過棲夜的每吋皮膚溶解掉所有的灰塵髒汙,並將分泌出的春藥抹在其
身上,慢慢的隨著藥效發揮,公主感覺身體內發熱了起來,而在冰涼的黏液中
這種感覺更加明顯。

  (好熱呀......啊啊啊.....我需要冰涼的飲料...水......)

  半睡半醒的棲夜十分難受,本能地雙手不斷揮舞想藉由身邊冰冷的黏液帶走
熱量,並張開小嘴吞進了大量的黏液,結果積累的藥效一瞬間讓她身體變得極
爲敏感。

  棲夜渾身無力發軟,只要史萊姆王隨意移動一下,黏液的流動就使她的骨頭
一陣酥麻的快感,胸前兩點也被刺激的立了起來。

  (咿啊.....這感覺.....好爽.......哦哦哦!不對.....我....我必須要....
.出去.....喔喔......爲什幺....好想尿尿....快...會噴出來了.....哦哦哦.
.....第一次....尿尿....那幺舒服...哦哦哦)

  棲夜此時也發現事情不對勁想從黏液中出去,可不論如何擺動手腳都無法移
動半分,而且做完這些動作也讓她酥麻到無法動彈,整個人癱在了黏液裏面,
連提起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史萊姆王見獵物已無力反抗,欣喜地用觸手捆住公主,將整根觸手直接插入
棲夜未曾被使用過的嫩穴,粗暴的湧進狹小的陰道將春藥塗在了肉壁上。

  (嗯嗯....不.....不要......有東西...進來了喔喔喔喔....不行....母後說
過那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不要.....嗚嗚嗚....好
痛.....好熱...棲夜要裂成兩半了 ....不......)

  觸手順著陰道前進,直接貫穿了處女膜,破處後的鮮血直接就被分解吸收掉
,下一秒觸手甚至進入子宮內,直接將棲夜的子宮塞的滿滿的。

  (哦哦哦.....要瘋了....母後.....救我..父王.....哦哦哦哦哦...太爽了..
... 棲夜要.....好漲......喔喔.....又要尿.....尿出來了....喔啊啊啊....
.)

  對公主的淩辱並沒有停止,另一條觸手也吻上了她的臀上循著臀縫鑽進菊花
內,經過直腸穿過胃抵達喉嚨。

  史萊姆王早已將公主從體內移動到自己表面,只有臉部曝露在黏液外,但此
時公主翻著白眼而小巧的鼻孔和櫻桃小嘴內不斷湧出藍色黏液。

  「嘔嘔...…肚子.....嘔嘔....好漲....屁眼.....棲夜的屁眼要爆炸了...
噗....喔喔喔喔....好爽.....想上廁所.... 要大出來了...哦哦哦.....」

    棲夜的肚皮像充氣般膨脹隨後又消下去,佔據著屁眼的觸手也跟泵浦一樣
不斷膨脹壓縮將黏液灌入公主體內,沖洗著她五髒六腑後從嘴排出。

  棲夜不斷嘔出黏液和腸胃裏的未消化完的殘渣,糞便和剩菜順著喉嚨與黏液
一同噴出,然後被史萊姆王消化吸收。

  「小穴要壞掉了....嘔嘔.....喔...要去了.....子宮...好爽....觸手好爽.
...屁眼好爽....哦哦哦.....史萊姆好棒.....」

  屁眼隨著觸手的漲消蠕動,子宮內不斷被觸手上如絨毛般的迷你觸手刷洗,
棲夜敏感度倍增的肉體無法停止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嘔吐聲伴隨著浪叫聲,王家威嚴和禮節早已被抛到腦後,在平日規則壓抑下
的理性崩潰後反而不斷說出日常中無意識記下的粗俗話。

  「快將...嘔嘔....棲夜玩壞 .....人家的乳頭....哦哦哦好爽......快被拔
起來了.....淫蕩的屁眼....屎噢噢噢從嘴裏出來了....嘔嘔....」

  「要去了....又快去了.....嘔嘔嘔嘔....屁眼要去了......好爽......觸手
好棒......啊啊啊.....」

  整晚史萊姆王的觸手進出了棲夜身上所有孔洞,連耳朵內的耳屎都腐蝕的一
乾二淨,當一早魔王城的魔物們甦醒時,搜尋從牢房內失蹤的公主時,才在角
落發現被幹到高潮虛脫的棲夜。

  「不要拉我!我不要出去....快讓觸手幹人家....屁眼裏好癢....好熱呀....
人家小穴子宮好空.....啊啊啊啊 ....要瘋了....誰快來幹我.....子宮好癢.
....阿啊啊.....快不行了.....」

  魔王聽到消息趕忙過來制服了史萊姆王,並把公主從黏液池子中拖了出來,
但公主早已喪失理智,瘋狂抓著身邊的魔物想脫下褲子掏出肉棒,但沒魔物敢
再魔王面前造次,所以無法如願的公主,直接將手掌插進了被玩鬆的陰道內狂
摳解癢。

  「爲什幺公主會變成這樣.....」魔王無力的跪下哀聲歎氣。

  「公主怎幺了?啊啊啊啊!!」剛趕來的惡魔修士不可置信地看著發浪的公主
,下一秒連忙雙手摀住臉轉身過去不敢直視。

  「聽說找到公主了,幹麻都圍在這裏?啊啊....公主到底發生什幺事了!」
血紅哈士奇-改也聞聲過來,看見公主後也嚇了一跳。

  衆魔物連忙將事由解釋給剛來的魔族高層,隨後魔王讓其余魔物退下只留下
高層在現場,並施咒讓公主陷入昏迷。

  「重要的人質竟然....哦哦哦....我不配當魔王呀!」年輕的魔王蹲在地上將
頭埋進腿內。

  「嗚痾....根據魔王城法典,人質被魔物強暴是很符合法典規則的,公主這
次....咳咳....批準...」血紅哈士奇-改翻閱著手中的法典說道。

  「別管什幺法典了!公主都變成這樣了!」惡魔修士憤怒說。

  「哈士奇....先用你的披風幫公主遮一下吧.....」魔王捂著臉,不好意思直
接看地上光溜溜的公主。

  棲夜赤裸的躺在地板上,鬆垮垮的小穴和肛門不斷流出淡藍色的黏液,就算
再昏迷中手也不受控制的身上撫摸,清純的睡臉也蒙上一層粉色氣息。

  「修士.....公主還能恢複原狀嗎?」魔王有氣無力地詢問手下。

  「這個嗎......乾脆把她送回去吧....」

  經過高層決議先餵公主毒藥,等毒發身亡後再由惡魔修士將公主的身體複活
到前一天的狀況,至于記憶方面也只能盡量讓她遺忘掉了。

  在惡魔教堂中一具棺材裏,棲夜雙手交叉地睡在裏頭,身穿平時的那套睡衣
一臉安詳的入眠。

  過沒多久棲夜臉上浮現不耐,像做了場惡夢般驚醒起來,冒冷汗的擡頭就看
到惡魔修士苦著張臉在一旁。

  「公主......妳醒了呀?不要在隨便偷用道具,在死掉的話我就等兩個禮拜
後才讓妳複活!」惡魔修士氣憤的教訓棲夜威脅她說。

  「恩?道具 ....什幺」棲夜一臉疑惑的看著惡魔修士。

  「算了....妳趕快回牢房裏吧....」惡魔修士無奈地擺擺手說。

  「喔......」

  棲夜心裏覺得奇怪不過還是乖乖回去牢房,但躺在床上總覺得那邊不一樣了
,棉被裏的手不知不覺慢慢的移到了胯下。